P1020233
(給日本設計師燙髮的初回紀念)

我愛漂亮,但是討厭上髮廊、逛化妝品專櫃(很矛盾我知道),非不得已絕不踏進一步,更遑論啥米醫美診所、光療指甲、纖體SPA……,身為「隨性愛美人士」,過去我一直認為「儀容再造」煞費生命。


像是我的頭毛,髮廊一年賺到本人摳摳的機會不超過三次,平常洗護絕不假手他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不愛跟設計師裝熟、不喜歡釘在座位任人處置的感覺(很像坐電椅),弄頭髮對我而言就像施行酷刑。


然而,全身上下我偏偏最龜毛髮型,換過無數設計師(我好煩),一直以來都在唉嘆知音難尋,納悶要弄好一顆頭真有那麼難嗎?


IMG_0233
這些年我越來越不愛拍照,除了本人生來素有「不上相殘疾」外,日漸福態加上外型了無新意都讓我對拍照興趣缺缺。

對了,講到這裡忍不住再抱怨頭毛,我不解之前的設計師為什麼每個幫我燙到最後都會變成照片這樣,單調無趣、頭髮分線又鮮明,長髮造型就不能有點變化嗎?(抱怨x2)


DSC_0259
(燙個頭搞成這樣,我忍不住對鏡子喊:大嬸好!)

有天和老妹聚餐,喜歡自拍的她提議在餐後來個姐妹情深噁照,她拍了好幾張我都不滿意,頻頻抱怨她把我拍醜了,後來她不耐煩對我吼:妳就長這樣不然想怎樣?

剎時間我頓然大悟,老埋怨設計師不懂我的心,其實是我自己的問題呀!
我就長這樣不然要設計師怎樣,人家已經卯足全力擠不出力了好嗎......


風冷颼颼從眼前無力飄過,我孤身趴在連spotlight都沒有的漆黑路上。


頭毛某水孰之過?被我錯怪十多載的設計師們,我要跟你們致上最深的歉意 哭得很詩意.gif......







NATA
Natagoogleplus





    全站熱搜

    娜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