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jpg
小學的我不愛寫功課,這點應該很少人知道
(因為不是什麼光彩事,說來挺丟臉的)
當時不寫的理由是:「我已經會了啊,為什麼還要我重寫?」
我很有種,把很多班導氣到時不時找我麻煩、父母頭痛到不行,但我還是不寫。
國中以後我改了這壞習慣,但小學的我真的很不乖很麻煩。
當時印象最深的是有位小二老師,曾經在發獎狀時狠狠懲罰我一次
有次我月考拿了第二名,跟一位同學同分,所以當時有兩張第二名獎狀
老師發給那位同學後也喚了我名字
結果她把獎狀拿在空中晃了晃就往地上丟,在全班面前斥責我
「像妳這種不認真的人,我絕對不會把獎狀發給妳!」
「這堂課我要妳站在講台旁罰站,罰妳看著全班上課!」
那堂課簡直度秒如年,看著同學嘲笑、不屑的指指點點,讓我慚愧的低下頭,眼淚不斷地流。

這是段丟人的記憶
雖然小學之後我有好好悔改、再也不敢不交作業
但長大只要回想起這段往事我都會快速跳過不願多想

小時候的我只會浪費小聰明、後來又因為太多學業不認真導致成績越來越差
其實仔細想想為什麼當時的我會這樣?
我想起來了
因為我不喜歡學校的教育方式
不接受當我不肯重覆寫我已經會的生字和算術習題時,大人們總是怒聲喝責、再三催促的口吻
我不懂為什麼我非接受這一切死板又了無趣味的學習模式?
反而常跑學校圖書室翻遍大人口裡說的閒書

我喜歡看書,但我不愛讀教科書
我喜歡寫作,但我就不愛寫功課
倔強地寧可老是被罵經常丟臉常被同學討厭,我就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孩子

會想到這段往事是因為前幾天在車上跟韋德聊到孩子教育的事,有點怕將來人小鬼大的派妞會像我一樣耍小聰明
小聰明不是真聰明
在我的印象裡它其實等於兩個字「叛逆」


有了孩子後再回想自己的童年,讓我仔細思考了一些事
我知道當時的我確實不應該
懶惰是一種病
但我總覺得那時的我其實是陷入了一種不理解學校教學的迷團裡
不能指望老師和大人們理解我的行為
可是
為什麼除了責罵、讓我除了認罪還是認罪之外,不能試著關懷詢問一下為什麼我會這樣呢?
如果老師換個做法
獎狀還是一樣發給我、私下好好溝通瞭解,給我一個真正反省的機會
會不會讓我早一點體悟不再執迷不悟呢?


我承認我錯了
後來我也知錯而改、明白像我這樣的孩子確實不好教
但孩子一錯就只會苛責訓罵
只是"管"沒有"教"
一錯再錯很可能會是一再上演的戲碼


多一點關心和引導
童年的小聰明或許不是一種罪


作者.jpg
  │My blog ‧FBG+weiboplurktwitter

 未命名-2.jpg 
Nata instagram

我可是美食家fb.jpg





I'm 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